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极品家丁之徐长今

作者:admin人气:234来源:

林晚荣微微一沉吟道:「要说我们大;这都城,那是美景遍地,处处皆有风景,天桥的杂耍,城隍庙的小吃,香山的明月,皆是远近驰名,不如我们先到那里去看看吧。」李承载自然不会拒绝,倒是那阿史勒一皱眉道:「林大人,这些地方,除了吃便是玩,没有什么意思。有没有别的地方,例如你们练兵——」「练兵——」林晚荣眉头一皱道:「别和我提练兵,昨天受了鞭伤,直到今日还是浑身疼痛呢。」将昨日经历半真半假讲了一遍,阿史勒惊道:「林将军治军如此严厉,竟连自己犯了错,也要受鞭刑?」「哪里算严厉。」林晚荣摇头道:「我这是一般水平。我李泰将军手下,兵员百万,个个都有出类拔萃的武艺,他们练兵,比我更要严格百倍,每日战损率都在百人中一。」阿史勒急忙拉住他道:「林大人,你有没有带兵,我想看看你手下的兵马。」林晚荣为难道:「这个,我手下都是些虾兵蟹将,上不得台面,还是不去了吧,不如咱们去天香楼听小曲吧,我知道那里的粉头只卖身不卖艺——」阿史勒甚是焦急的拉住他:「林大人,我们就去看你练兵吧,我对这军旅之事,甚感兴趣。」李承载也道:「林大人,久仰大华兵强马壮,华夏天威,便让小王也去观赏一番吧。」见两人盛情难却,林晚荣无奈一叹道:「好吧,既然两位如此殷切期盼,我就献丑了。我们一起过去吧,瞧瞧有谁在操演,随便看一看吧。唉,我身上还有伤啊——」阿史勒连连点头,与李承载骑马而行,林大人身有重伤,便钻进了马车,刚走了几步,就听一个女子声音在外面道:「林大人,我是徐宫女,可以上来吗?」徐宫女?她找我做什么?林晚荣笑道:「进来吧,门没锁。」「长今给林大人请安了!」徐长今钻进马车,顿时那洁白的玉容出现在林晚容眼前。

  「不用多理了!」林晚容摸摸鼻子,要这个韩国的大长今给自己行礼却有点尴尬,只是窈窕淑女君子好求,何况自己都球了好几个绝世美女,现在这个异国风情也不免想试试。

  「长今啊,我背上有伤,听闻你韩医高超,能不能帮我看看!」林晚容低头一想,随即一个吃豆腐的主意油然心生。

  「大人对我们高丽有恩,能帮到你长今万死不辞。」徐长今跪坐在布垫上恭敬道。

  「那快替我宽衣吧!」林晚容迫不及待的喊了起来。

  徐长今羞红了脸,缓慢的为其脱去衣裳,那健壮的肌肉,皮肤有些黝黑,浓郁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顿时她的脸上的红晕一路红到耳根,心头的看着男子背脊之上的道道鞭痕,善良的她眼眶顿时湿润了起来。

  「疼吗?」徐长今用柔软的手指轻轻触碰在那道道鞭痕上。

  「不……不疼!」林晚容咬着压忍耐着,怎么说也不能在这妮子面前丢大华的脸。

  听着林晚容声音有些变调的颤抖,徐长今抿嘴轻笑,手中涂抹上高丽上等的金疮药,然后微微的加重了力道在他背脊上涂抹「这样疼吗?」「不……不疼!」他继续咬着牙答道,心中顿时补了句,不疼才怪!

  「林大人,好象你下身也受了鞭伤,要长今给你也涂药吗?」她有些羞涩的轻身道。手中也停下了动作。

  「好啊!一定要!」这个难得的美女服务机会,林晚容可不是傻子。

  「那……那长今便得罪了!」她应了一身,随即小手轻移,解开林晚容的腰带,将裤子褪了下来,由于他是趴马车里。顿时,那结实而又黑健壮的屁股露在了徐长今的眼前。

  「啊……」徐长今羞涩的轻呼出声。

  「怎么了?林大哥我的屁股还漂亮吧?」林晚容哈哈一笑,为了解除尴尬,更为了接下来的暧昧行动,先稳定这妮子的情绪长行。

  「没什么……原来林大人的这里也受了好多伤呢!」徐长今看着林晚容的臀部上也是道道伤痕,有些不忍心的轻轻涂抹着膏药,一边轻声道。

  「额额……」林晚容顿时语无论次的闷哼着,其实他并不是因为背后的鞭伤痛哼,而是因为自己的小兄弟直挺挺的坚硬起来,因为是趴着,那家伙被木板疙的发疼,所以才闷呼出声。

  「长今,你认为我们大华的古话经典吗?」林晚容没头没脑的问了句。

  「林大人指的是哪方面,大华的古话都是经典名句,像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长今造诣粗浅,实在说不出几句完整的古语,但大华的缪语,确实句句珠玑!」徐长今一边为他服务,一边缓缓回答道。

  「觉得经典便好,我们大华有句古语叫,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大华泱泱大国礼仪之邦,你说应不应诺!」林晚容见鱼儿上钩,便开始下套道。

  「大华确实礼仪之邦,这话自然应诺!」徐长今还不明白这话中含义,不加思索便道。

  「那你帮我后背擦拭里那么久,也轮到我为你服务了吧?这才叫有来有往嘛!」林晚容顿时侧过身子半卧起来,微笑的看着面前的美人!

  「啊?」顿时徐长今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唰』的脸色又红到脖子下连忙道「不是,不是!长今不用林大人擦拭的,长今身上没有伤口!」「那么说的话,在你心里我们大华人便是受人恩惠,不做回报的人了?堂堂礼仪之邦便断送在你的手里吗?」林晚容板起脸,振振有辞道。

  「这……这个……可是……」顿时徐长今左右为难起来,说不用吧!就是污了大华国威,这样的话林晚容回去一说便是彻底得罪了大华,而答应的话,自己的身体便要给眼前的男子亵玩了!但在她心中早有芳心暗许,对于林晚容她却是欢喜的很,最后半推半就之下答应了下来。

  「哈哈……那我也帮你涂咯!」林晚容喜上眉梢,随即夺过她手中的金疮药将眼前的美女,一把推倒在地。

  「嘶」的一声,徐长今的衣服被撕扯开来,她忙按住自己腿根,转过头一脸羞涩的望着林晚容,林晚容热切的按下她的裸背,冰肌雪肤,柔若无骨,林晚容心神一荡,咽了口口水说:「长今,我来检查一下有没有伤口。」因为徐长今此刻也是趴伏在地,两手反执在背后,林晚容稍稍一用力,双手便被剥离开来,林晚容看着以前如玉的雪背,眼神下移,那凸起的亵裤上温暖湿润,用手指轻轻地挑抠。

  「唔嗯……」徐长今皱起了眉头,不知是欢喜还是忧愁的呻吟出声。

  「喊什么?我在找你身上的伤口呢。」林晚容口是心非的道,出神的盯着她的玉腿根部。

  「嗯!林大人」徐长今轻唤出声,呻吟声颤抖了起来又道:「没有……长今身上怎么会有伤口……」「让三哥帮你揉一揉也许就发现了!每个病人基本都说自己没病!」林晚容也不知那学的鬼说法,手指下移到股沟深处,隔着亵裤揉磨起来。

  「呀,这里破了道口子。」林晚容忽的一声怪叫,手指猛的从侧面钻进亵裤,扣压在那条桃源蜜缝上,钻动起来。

  「啊……不是啦……那不伤口啦!」徐长今顿时颤抖了起来,扬起头急忙道,因为猛然扬起头,那宽松的高丽服(龙肆:类似和服)因为后背布料被撕扯开来,扬起的整个上半身顿时裸露在空气里,那对饱满的大肉球,猛的弹出,在空气中乳波荡漾起来。

  林晚容一脸淫笑,一屁股坐在徐长今大腿上,这样这高丽女子无论怎么仰头,都将被其压在身下,手中不停,一手将徐长今的亵裤拉开。顿时,那饱满的如同阳春三月的桃花蜜穴暴露在眼前。另一手自然没有闲着,中食二指进犯到她的蜜穴之中,而她的裂缝又是那麽湿,林晚容稍稍一用力,指头如同被那肉软的穴儿,吸扯进去一般,轻而一举的将两片花瓣撑开。

  「啊……林大人」徐长今的处女穴猛然被袭,顿时呻吟一声,再次扬起头来惊呼:「大……大人……那不是……那真的不是伤口……」「这么大一条红色口子还不是伤口?」林晚容嘴上淫笑,手指却不停在蜜穴中进出:「这伤口都流脓了!要赶紧涂抹几番。」「不要……大人……恩……那是人家的小肉穴啦……」徐长今终于羞涩的呼出声来。

  「肉穴是什么?不是伤口吗?」林晚容继续挑逗。

  「肉穴就是……就是……」徐长今支支晤晤羞涩的说不出口。

  「肉穴是什么?说啊?说啊?」林晚容一朝得志,咄咄逼人。手中不停在那蜜穴中抽插着,带出一股股晶莹的水滞。

  「啊……那是……那是交配用的……啊……」徐长今说出了秘密,同时身子猛的弓了起来,在虚空中微颤,经历了人生第一次高潮。

  「长今妹妹……林大哥忍不住了!」林晚容憋的如同爆炸的欲望,猛的扯下裤子,压上了徐长今的后背,顿时肉贴肉的粘在了一起,在徐长今的耳边道:「林大哥让你知道做真正女人的快乐……」徐长今在高潮的余韵之中,如登仙境,嘴角带微笑,也不知此刻的身子快要被破了。直到林晚容的鸡巴贴上了她的蜜穴上,她才猛然惊醒,此时林晚容正对好小穴,挤进半个龟头。花茎被微微撑开……「住手……林大哥……千万不要……」惊叫一声,徐长今屁股一扭,阴唇滑出大滩腻腻的淫水,挣脱了林晚容的鸡巴。转过身缩了起来,捂住自己的下身委屈道「古训有告戒,我们高丽女子的身体绝对不能被外族夺走,否则高丽将就此覆灭。」「什么?谁他娘定的这等规矩?」林晚容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样锄着鸡巴不上不下的,另他憋的是相当难受,是哪个高丽的王八蛋定下这种规矩,被外族干!他娘的就会灭族,简直是屁话。

  「长今,你眼看林大哥那么难受吗?你就给我吧!林大哥一定会娶你为妻的!」林晚容动情的看着她,说实话对这个温柔的女子,他确实有些喜欢的,到最后还是会娶她过门的。

  「林大哥,其实在长今心中早以对你芳心暗许,但是长今没法拿全族的性命冒这个险,长今可以做你的丫鬟,做你的情人,一辈子伺候你!只是长今的第一次只能给高丽男子!第一次以后长今的身体都是林大哥的……」徐长今缩在角落缓缓哭泣,顿时哭成了泪人,林晚容看着心中难受,挨紧她的身子轻轻抚摸着她的雪背以示安慰。

  「那你帮哥哥吹一萧吧!林大哥憋的实在难受!」林晚容终于妥协,即使不能插穴,吹一萧也应该能让自己泻火。

  「林大哥……不是长今不愿意!」徐长今再次低下头轻轻抽泣起来又道「这个……长今的嘴也是第一次,不能……不能给你吹!」「什么?……苍天呐?!」林晚容怪叫一声,差别过气去,裤裆肿的老高,表情却如泄气的皮球一般颓废。

  「林大哥今日如果真的要长今,也……也不是没有办法!」徐长今羞红了脸,头缩的更低了扭捏的说。

  「什么?有办法!快说啊!大哥今日当然想干你了!那还用说吗?」林晚容猛的双眼一亮,差点喜极而泣。如果今天能得到徐长今的身子,即使是短十年寿命,三哥也是无怨无悔。

  「办法就是……就是……车外不是有李承载是我们高丽人吗?让他先夺了长今的处女身,那么大哥不是可以与长今欢好了吗?」徐长今粉脸通红艰难的把这句话说完,双手捂住脸羞道「希望大哥不要把长今当作淫荡的女子才是!要知道长今还是处女之身」「什么?」听见徐长今的话语,顿时林晚容像被雷劈了一般楞在当场,心想:

  真要这么做的话!不是当场给我林三活活套上一顶绿帽吗?还要看着自己认定的妻子被个高丽崽子干?犹豫了许久林晚容微微叹了口气。回头想想,如果不是今日,那以后徐长今回到高丽也必定将自己地处女身给了高丽人,那么还不如当着自己面给人干,起码自己知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想到这里林晚容狠狠的下了决定,既然事以至此就这么干吧,毕竟自己憋的鸡巴快爆了,等李承载这王八蛋,速度干完,再好好享受下长今的身体。

  「好吧!我将李承载这犊子叫来干你!」林晚容有些嫉妒,又有些莫名的兴奋,说道。话音刚落,徐长今的脸羞的几乎埋在自己腿根里,跪在布垫上一声不吭。

  「李承载!李承载!」林晚容气恼的掀开马车的帘子,向前面骑在马驹上的李承载喊道。

  「恩?」马上的李承载回头见林晚容叫自己,连忙驾马屁颠屁颠的奔到马车后面,恭敬道「林大人,找承载有何事啊?」「进来再说!」林晚容冷着脸钻进了马车!

  李承载疑惑的抓抓头,翻身下马,便跟着林晚容钻进了马车。

  刚进马车看见眼前的一目,李承载便呆立在那里,只见在高丽如女神般高贵的徐长今,那柳腰辛苦的耸起落下,娇唤声如泣如诉,那娇羞的模样小嘴微张,酥胸半露,双腿紧紧的夹在一起,但是腿根处的水份。如同清泉般晶莹,从穴缝中点点分泌,那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如同能见里面道道血管的一双玉峰,被李承载观了个淋漓尽致,徐长今看见李承载钻进马车,惊呼一声扑进林晚容的怀里,撒娇的依偎不敢抬头。

  李承载看在眼里,喉头鼓动,下身的帐篷不由的撑了起来,丹田之中淫欲之火直袭天灵,那欲望恐怕比他武功要强上太多。

  「什么也别问,什么也别说!给老子脱光了!」林晚容没好气的对着他道。

  毕竟这老婆要给人搞了!任谁都没有好脸色。

  「什么……什么?林大人!小人不敢!」李承载见这位大华皇帝的红人如此说话,他简直都给惊呆了!

  「犊子……你……」林晚容见李承载傻在那里没有动作,低头看看自己那肿的快爆的裤裆,在看看自己怀里热情如火的徐长今,心中暗想!娘的,今天这绿帽不带也得带,在忍下去鸟都要爆了!想到这里林晚容双眼冒火,对李承载道「你个王八犊子,你不听老子的话,老子明日就举兵高丽,炮轰你高丽王庭!」「啊?……听听听……承载听林大人的便是了!」李承载吓的一阵哆嗦,这林晚容在大华可是个疯癫之人,什么不敢干啊?她连大华两个公主都干了!还干了一个大肚子,皇帝老子楞是没吭声,还给他扣了这『天下第一丁』的帽子!想到这里李承载利落的把自己剥了个精光,那李承载的身体露在了林晚容视线中。

  「我日!?」林晚容看着李承载的裆下,人都看傻了!他忍不住指着李承载那话儿惊呼道「你……你他娘的这是人鸡巴?还是黄牛鞭啊?

  只见那李承载的胯下,那鸡巴如同怒龙足足有婴儿手臂大小,又如大像的长鼻子,雄伟壮实。吓的林晚容浑身一个抽搐,心想,自己的鸡巴和这庞然大物一比,犹如米粒与浩月,顿时一股自卑心里犹然而生。李承载却莫名其妙的抓抓头。

  「啊……承载的东西居然是高丽普通人的尺寸,看你的样子真是看不出来!?」徐长今在林晚容怀中露出个小脸,看着李承载露出的家伙,。有些惊讶的轻声道。

  苍天呐!这个还是高丽普通尺寸?林晚容听的脸都绿了,难道说如今的高丽和自己那21世纪的韩国人一样?流行整容还是怎么滴?这鸡巴巨大成这样?是整的吧?

  「承载让林大人见笑了!鸡巴硬到颠峰了,才这般尺寸,实在汗颜!」李承载有些谦卑的陪笑道。

  我日!林晚容嘴巴抽搐了几下,这家伙不是气死人不偿命吗?林晚容撇撇嘴怒然道「别废话,按我说的做,你来让长今给你吹一萧!」「这……这不太好吧!」李承载犹豫的站在那里没有动作。

  「炮轰高丽!」林晚容冷下脸牙缝里挤出四个字「林大哥,长今实在不忍心看你如此难过!还是我来服侍李承载完事,那么长今就能与林大哥……」徐长今说到这里,扭捏的扑倒在他怀中,羞得说不下去了,她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钻出林晚容的怀抱,脸上的红晕如同晚霞般红润「李承载接下来发生的事,你……你最好把它当成是一个梦。」徐长今深深的看了林晚容一眼,挣脱了他的怀抱,林晚容双手还是固定在拥抱的姿势,只是看着徐长今离开自己怀抱,有些莫名的失落,望着徐长今的背影即将投进别人的怀抱,林晚容心头满满的苦涩。

  「林大哥,长今的心只属于你!」说话间徐长今已经站在李承载身前,蹲下了身子,弯下腰,将头埋了下去。

  「苍天呐!!高丽的规矩害煞我林某人呐!」林晚容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人为别的男人服务。

  徐长今低下头含住李承载硕大的龟头,顿时李承载闷哼了一声,从鸡巴顶端传来的温热感觉,那如潮的快感一波一波侵袭着他的神经,鸡巴顿时再度膨胀。

  李承载双手抱住这在高丽就垂涎以久的女子,只是听自己父亲说这女人动不得,一直没有机会下手,如今被人逼迫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爽了在说!李承载按着她的头,鸡巴插进了她的喉咙深处,直呛的徐长今「呕……恩呜……」脸色一片通红。

  「我干你娘……」林晚容看着一阵气苦,在自己面前干徐长今的小嘴,还那么猛!他跨步上前就在李承载的脑门上拍了一瓢「你他娘的干我妻子嘴这么干的?

  你他娘的打桩呢?还是砍柴呢?」顿时李承载头上吃疼,看着林晚容那凶神恶煞的模样,脸色一阵害怕,鸡巴难免就软了下来!徐长今吮了几口,觉得口中的鸡巴软了许多,微微抬起头,望向含情默默的望着面前的两个男人,吐出龟头。

  「林大哥,你别这样啊!如果他与长今做的时候,一直软着得不到发泄,那么长今的嘴与下面便永远是第一次了!只有李承载将精液射进我身上的洞穴中,那么才是真正摆脱了我们高丽的诅咒,所以林大哥就别打岔了!你就不愿与长今长相思守吗?」徐长今小嘴一离开李承载的鸡巴,嘴中带出了一路的晶莹,有些幽怨的盯着林晚容。

  「这……这个……对不起长今,是大哥不对!」林晚容心中气苦,但这也无可奈何,对着李承载道「你这王八犊子!想怎么干就这么干吧!只是别他娘把我妻子干破了!要不然我让你们整个高丽偿命!」「是是……」李承载只觉得莫名奇妙,这个简直就是『奉旨操穴』嘛。在徐长今的套弄下,李承载的鸡巴从新站立了起来。

  徐长今套了几番,微张珠唇,舌头轻舔马眼,打了几圈,含住了半个龟头,吸吮住马眼,而一双手轻轻按捏着他的子孙袋,吞吞吐吐之间舔得李承载仿佛神游太虚。

  林晚容在旁看的奇怪,这徐宫女吮鸡巴的功夫怎么如此得心应手?这手吹萧的功夫。几乎赶上21世纪的顶级妓女了!(注1:小肆这里有话说,好吧!看完再说!)徐长今继续又舔又套,这种在林晚容面前被徐长今吞鸡巴的感觉,给李承载带来的刺激特别强烈。

  「林大人……这徐宫女太会含了!天生便是含鸡巴的料,可能在我们高丽做个妓女也说不定!」李承载舒爽的扬着头,开始口没遮拦。

  「我日……」林晚容想上前给这家伙几巴掌,可是看着他跨下卖命吞吐的徐长今,此时长今也望向林晚容,嘴中继续卖力吞吐,而对着林晚容缓缓摇了摇头,意识让他别轻举妄动。林晚容嘴巴抽搐了一阵气恼的放下了手。心想,不能这样!

  还是让这王八犊子早点完事,好让自己上才是正事,到时候把李承载给宰了也不迟。

  李承载猛的推开徐长今,另其暗哼一声向后倒去,李承载随即二话不说横腰将其抱起。

  徐长今涨红着脸大吃一惊,但是她还是意识到李承载要怎么样,就低声对林晚容道「林大哥,我快要将第一次给别人了!」「甚至是初吻……初次吹萧……任何的第一次,长今都要给这个高丽人!」「李承载这个王八犊子!」林晚容心中无比的气愤与嫉妒,自己的美丽妻子将要给这混蛋玩弄,自己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林大人……我要干她了!」李承载得意的一笑将徐长今翻转过来,紧紧的搂在怀里,凑身上前吻上了她的唇。也不为她刚刚含过自己而恶心,李承载的舌头伸出,轻易的挑开徐长今的贝齿,她有些意乱情迷,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他们一阵又吸又吮,旁若无人的缠绵起来。

  「长今,有必要那么投入嘛!只是给他走场式的干完不就结了吗?」林晚容蹲在一边翘着鸡巴有些嫉妒道。

  「恩……恩……林大哥……人家的第一次……恩……难道就不能留些美好回忆吗?」徐长今初吻被夺,吻的她气喘吁吁,断断续续的道。

  李承载扯开了她的大花裙子,便轻轻向腿弯拉了下来,裙子褪下以後,李承载站仔仔细细的欣赏起徐长今的雪白身体。他将视线移到她的亵裤位置。隐隐之间那旺盛毛发微微露出亵裤,高到隆起的阴户部位那里的布条上一片湿润,李承载轻轻在那里一按,顿时淫水四溢而出。

  徐长今早以被挑逗的浑身发热,想要挣扎又不愿挣扎。任其摆布「林大哥……你让他先吻我小穴嘛。这样第一次被他吻过后,那么以后长今的穴就可以让你吻个够了!」徐长今羞涩的捂住脸,轻轻道。

  我日!娘的,被干了老婆还要教着奸夫怎么玩我老婆!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事啊?可是看着徐长今那扭捏的样子,心便软了下来!不管怎么样长今都是为了彼此以后在一起的幸福啊。

  「李承载,你他娘的快舔长今的小穴!」林晚容恶狠狠的对他道。

  「不行……大人!我堂堂高丽王的儿子怎么能舔女子的跨下,这是要糟天谴的!」李承载可不干了,一边扣着徐长今的阴户一边摇头道。

  「这……这怎么会糟天谴呢,女人的穴可好舔了!香喷喷,滑腻腻的!」林晚容开始威逼利诱。

  「呸……你当我李承载是傻子不成?那地方尿尿用的……是个骚穴!你要我舔?我不干!」李承载继续拒绝。

  「我日!那你想怎么样!」林晚容都快被逼疯了!只是为了自己以后能舔穴也只有忍了!

  「除非你承认你小子是绿帽家丁,让我李承载给带了绿帽!」李承载阴笑的看着他,毕竟常常受取侮辱,此时不报仇更待何时。

  「我日!」林晚容举起拳头,看了看徐长今那幽怨的眼神,哎!重重的叹了口气,颓废的嘟囔道「我是绿帽家丁!」「什么大声点,我没听见!」听在李承载心里一阵大爽,得意洋洋的又道。

  「我说!我他娘的是绿帽家丁!」林晚容高分贝的吼声传出了马车,还好此时是郊外也没人能听见马车里传出的声音。

  …………李承载美淄淄的俯下身子,在徐长今的小穴外围又嗅又舔的,只是她觉得亵裤确实挨事,手指一沟便将它拉到了腿弯,顿时徐长今两腿间的桃花源地展露无疑。她的阴毛黑和稀松,而且那阴唇花瓣上也错落了几跟,两片花瓣肥而厚实,像一朵玫瑰一般绽放开来,两块粉红色肉片流淌着丝丝银液,肉缝中淫水迷糊一片晶莹液体流至股沟。李承载猛的埋下头,舌头如泥鳅一般钻进了那桃源蜜洞。

  「恩……啊……泥鳅钻进人家小穴啦!林大哥你帮人家看看嘛!」徐长今猛然忽的惊叫起来。

  「别怕好老婆!是李承载这王八犊子的舌头!别怕!」林晚容关怀的安慰道。

  徐长今低头一看,果然是李承载像狗喝水一般的在自己小穴里舔着,她缓缓闭上双眼,那美妙的感觉直袭她的周身,脸上荡漾起骚媚的浪笑。李承载的舌头灵活的在花瓣中进进出出,时而对着阴口扫荡,时而袭击那敏感的小豆豆,徐长今毕竟是第一次,而且还是被男人舔弄阴道,她顿时爱上了这肉欲的快感,美得直哼:「嗯……唔……林大哥,他的舌头好讨厌哦!人家快不行了!啊……哈……」「行了行了!别他娘狗吃屎一样,快给老子办正事!」林晚容见他吃的『唑唑』响,心头又是一阵大气,自己鸡巴憋的跟憋尿似的,这家伙还有肉不吃喝什么烫,他上前就是一巴掌拍在李承载撅起的屁股上。

  「哎哟……」李承载吃疼怪叫一声,钻出了徐长今的跨下,转身道「你们大华人真是莫名奇妙,硬要看自己妻子被人干,我李承载从没听过这么无理的要求!」林晚容听见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语,顿时脸色从绿泛成青,眼看就要爆走!

  可是被徐长今软绵绵的叫了声『林大哥』之后,马上如泻气的皮球软瘫下来。

  李承载终于也忍不住了,他抗起徐长今的两条美腿,而李承载一手按着她大腿内侧,一手握着鸡巴径已经送到她湿润无比的沼泽泥地,上上下下的磨蹭起来,顿时令徐长今脸红心跳加速。

  「承载哥,不要……人家的林大哥在旁边看啦!你慢点……」徐长今扭捏着微微夹腿,欲拒还迎。

  「别装了!,你不是欠干吗?,要不没事叫林大人做旁边看别人插你!你很欠干是吗?」「不是!才不是!人家是真心爱林大哥,只是不能违背高丽的誓言!」徐长今满脸通红,撑着李承载小腹惊道。

  林晚容看着两人说着淫扉的话语,那鸡巴涨的仿佛快阳痿了!在怎么下去没给憋死,自己先给气死了!

  林晚容心头火起,这王八犊子,竟然如此无耻,就先让你爽爽吧!呸!这个王八犊子迟早灭了你高丽?,岂有此理,等他做完就把这王八蛋给阉了!?!

  「嘿嘿……林大人看好了!我要入洞了!」李承载发出一阵奸笑,弓起身子趴伏在她的身上,徐长今知道在劫难逃,吓得不敢再看,只有紧闭起双眼。

  就在这个时候『噗嗤』一声,徐长今猛的弓起了身子,眉头皱的弯曲起来,她感觉到那粗大鸡巴,已经狠狠插入自己阴道,湿润的粉红花瓣,被一根如火的大棒,从两边撑开来,整根鸡巴便如苍龙入海势不可挡,冰冷刺骨的疼痛从阴部直袭天灵,导致整个阴道都麻痹了「啊」一声歇斯底里的痛叫,那殷红的血丝从她的腿根流了下来。

  李承载也闷哼一声极其兴奋,它发出着「哦哦」的哼声,屁股一沉将整跟鸡巴一插到底。徐长今顿时眼泪夺旷而出,而李承载一双大手捏掐住她的浑圆巨乳,下身不停插在其身上猛然耸动。

  「啊……好痛……不要掐我奶子……不要了!」殷红的血液流淌下来,那李承载一下下的狠插让她雪雪呼疼。

  「我干你娘!你轻点插!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你弄死你个王八犊子!」林晚容见自己骄妻如此痛苦,便要上前掐李承载的脖子。

  「且慢……林大人!」看着气势汹汹的林晚容,李承载一边继续大力抽插,一边解释道「大人是过来人,你难道不懂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第一次破身当然要一插到底,这样女子才能适应!」林晚容听着呆立当场,想象也觉得有道理,自己和几位夫人干的时候,也是如此!要是漫漫的插穴,那不直接痛死人家!好比一个犯人砍头,手起刀落根本没有痛苦,一点点的切割是人都会痛疯了……李承载将鸡巴在徐长今穴中飞快的抽插了百十来下,只干的她翻起了白眼,那嘴角的口水不由自主的流淌下来,林晚容在边上看的暗暗心惊,这如水般的娇妻,居然被人干的快别过气去,自己又只能干看着!看那疯狂交融的两具肉体,终于徐长今的小穴再也感觉不到疼痛,而一波波酥麻的快感直袭周身四处,原本的惨叫,也逐渐转变为难耐的呻吟「嗯啊」的眯起眼睛,轻轻摇起了屁股。

  「好嫩好紧的穴啊!告诉林大人你爽不爽?」李承载问。

  「不爽!不爽!」徐长今憋红了脸摇着头道。

  李承载又再次狠狠的耸了一下,整根巨大的鸡巴丁在了她肉穴中,他又问:

  「到底爽不爽?」「哦……不……一……一点……就一点爽……」李承载深深吸了口气,沉了沉腰,猛然一挺,激起一大滩淫水。「快告诉林大人,你被承载哥哥干的好爽?」「啊……不要……不要……哦……」徐长今捂着脸,胸口一对巨乳猛烈荡漾,呻吟着。

  林晚容实在憋的受不了!又看着面前的一副神仙打架图,猛的拉下裤裆,那对与常人来说不算小的鸡巴有12寸左右,但是对与李承载那庞然巨物来说,自然是小巫见大巫,只是此刻再也耐不住了,心想!被取笑还总比憋死好!此刻林晚容看着他们飞快的套弄起自己的鸡巴「唔,这个?林大人这话儿,怎么……」李承载撇眼看见林晚容的鸡巴顿时忘了动作惊异的O起了嘴。

  「啊……要……我要……你怎么了?」徐长今感觉自己的小穴一阵空虚,仰头看去,只见林晚容跨下那小鸡巴顿时一脸疑惑:「林大哥……你的……」「什么啊?他娘的老子还软着就这程度了!你们看啥!」林晚容老脸一红,胡乱的编造谎言。

  李承载见其狡辩也没追问,而徐长今的双腿夹上他的腰难耐的扭动着,李承载此时退到秘道口,此时鸡巴微颤,再次腰下一沉一送到底,徐长今再次露出满意的笑容。

  李承载的虎腰连耸飞快起落,同时埋下脸吻上了徐长今的珠唇,这俩人结合处那浓密的爱液几乎湿润了整个布垫,林晚容却愣坐在一旁干瞪眼,心中对李承载恨之入骨,只是闷头飞快的套弄着自己鸡巴。

  「林大人,」李承载转头得意的吩咐道:「帮我把下面的垫子拿走吧?」此时林晚容在飞快的套弄,冷不丁被李承载一喊,听清楚他的话,顿时脸色冷了下来咆哮道「你他娘的要了椅子还要桌子!你不怕老子跺了你?」「这样啊?那实在难受,我不操了!」李承载忽然停下了动作,鸡巴退到小穴口,可这徐长今初经性爱的乐趣,怎么舍得就此结束,难耐的摇起了屁股,憋红了脸想了一阵对林晚容道「大哥你就帮我们拿垫子嘛,让他痛快的射完精,那么这第一次也便结束了!之后长今的身体就永远属于林大哥了!」林晚容坐在他们後面,第一次近距离的观看操穴,既气恼又有些异样的感觉,徐长今红艳艳的肉穴,本来这狭小的嫩穴是属于自己的,现在正却塞满了李承载这王八的粗大鸡巴,整个阴户还湿淋淋的,都快李承载的本钱比自己雄厚,这么美的小肉穴,自己一定要操到,现在就先从了这王八羔子,等做完再弄死他。

  林晚容缓缓出了口气,忍着不让自己发彪,凑身上前抽走了那湿润润的布垫,抽手出来时还不忘在徐长今和李承载结合在一起的小穴上抹上一把。

  李承载将她的两条玉腿扛在肩膀上,那徐长今的整个下半身被折成了90度,那雪白的屁股翘的半天高,李承载便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抽插,那结合处『噗嗤,噗嗤』的发出淫扉之极的声响。

  「啊……林大……哥……啊……长今要被干……干死了……林大哥……求求你叫……叫她慢点插……长今受不住!」徐长今翻起双眼,一阵呻吟「干你娘的!你想操死我老婆啊?」林晚容见她被操成这样子,猛的上前用套过鸡巴的手,狠狠拍了李承载一瓢。

  「哎哟……是是是……」李承载还是有些怕这大华的林将军,连忙应命放慢了速度,如同乌龟一般在她的小穴里缓缓进出。

  待李承载放慢了速度,徐长今才明白这操穴要狂风暴雨般的操才有味道,现在的自己那骚痒的感觉一直从穴心痒到心窝上,这恼人的感觉又得不到发泄,扭动着屁股又没有李承载干的舒服,于是再次出声呻吟「林……林大哥……你让他在干快点……快操长今的穴几下……干快了!他好射精……啊……这样长今……才能好好服侍你……啊……」林晚容听在耳里,再次点点头受诺,举起手猛的又拍了李承载一瓢,怒道「我干你娘的!你个王八犊子没吃饭啊?叫你干用力点,你操穴都不会操吗?快点干……否则老子炮轰了你高丽!」「啊?大人……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这样承载很难办啊!」李承载一阵气苦,这林大人一会叫他快一会叫他慢的,李承载顿时心中泛起了报复的感觉。

  「林大人,你给我推屁股!这样我干的深,而且可以尽快射!」李承载转头用命令的口吻道。

  「你个王八……」林晚容说到这里就此打住,看着徐长今幽怨的眼神。他再次颓废的妥协了。跪到他们二人身后,依言替李承载缓缓推起屁股。

  李承载阴笑的借着林晚容的推力,用力的狂抽猛插。起初自己抽插也累了,现在受到林晚容的推波帮澜,立刻又急又狠,如狂风暴雨,干的身下的徐长今一阵剧烈的晃动?

  林晚容有气没处发,推的越来越狠一下下的卯足了力气,这让徐长今爽的几乎背过气去,阴道狠狠的夹着那根巨大的鸡巴。这插穴的快感真的是妙不可言,她觉得自己的肉穴简直要被李承载征服了,身子猛然弓了起来,快感如同春潮泛滥,爱液如洪一发不可收拾。

  「哈……好……好厉害……啊……」徐长今放声浪叫:「好舒服……林大哥……你坏……哦……哦……帮人家干你妻子……啊……你推的好厉害……啊……大鸡巴插的好深……天哪……好深……啊……」「长今啊!不是你叫林大哥推的吗?现在倒怪起我来!难道我愿意推啊?我不推了。」林晚容说着连忙停下了动作,气不打一处来。

  「不……使劲推……大哥……长今……忽然好浪……你推他屁股……操你老婆……啊……这时候不推不行……啊……啊……好哥哥……好林大哥……推快一些……让他使劲干我……啊……啊……让他射出精液……哦……哦……啊┅┅这下好深啊……哈……插到人家花心了……好哥哥……啊……两位好哥哥……对……好舒服……啊……承载哥哥……大鸡巴哥哥……插的妹妹小穴……好浪……咱们是亲兄妹……啊……啊……你知道吗?……我们乱伦了……你要干死长今了……啊……啊…………」徐长今几乎浪的歇斯底里,一通淫荡的呻吟此起彼伏的在马车内荡漾开来「林大人,继续推……啊……你知道吗?你在帮我们兄妹乱伦,怪不得父王不让我动她……原来我们是亲兄妹……」李承载催促道,此时他也到了喷射的边缘,背脊一阵发嘛。

  林晚容听着他们这对兄妹的乱叫,脑子一阵迷糊,手中下意识的推波助澜,看着两人淫扉的结合处,这就是乱伦的结合吗?

  「啊……哈……亲哥哥……承载哥哥……啊长今……啊要被你插飞了…………」徐长今嚷着:「啊……要死了……来了……啊……啊……我……这辈……辈子……啊……第一次这么美……哦……亲哥哥……好林大哥……我要来了……」李承载身子一阵颤抖,一大泡精液深深的射进了自己亲妹妹的浪穴中,而徐长今也颤抖了一阵双眼上翻,身子一阵抽搐「咕噜」精液连同淫水在她的穴口上猛然冒出了一大滩泡沫。

  …………等一切结束,林晚容掐住了李承载的脖子冷冷道「一切都结束了!你便去阎王那报道吧!」「不要……林大哥……不要……」那在高潮余韵中回味的徐长今猛然坐了起来,拉住了林晚容的手。

  「为什么不要?不是结束了吗?难道你舍不得?」林晚容气恼「不是……是……是人家菊花还没被夺走第一次!」徐长今扭捏的低着头喃喃道。

  「苍天呐!!!」林晚容憋红了脸伸回了掐在李承载脖子上的手,大字倒在了马车里扬天悲呼道。

  …………数月之后,千里之外的荒漠里。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沟,屋檐如悬崖,风铃如沧海。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龙肆:跑题了!晕)千里之外,在一个硕大的蒙古包内。

  「玉枷,你与我都好那么久了!你就从了林大哥吧!」林晚容焦急的声音从帐篷内传出。

  「不行的!林大哥,我们突厥有个习俗!」一道清丽的女子声音答道。

  「什……什么习俗?」林晚容没来由的心头一跳。

  「我们突厥古训有告戒,我们突厥女子的身体绝对不能被外族夺走,否则突厥必将覆灭……」玉枷低着头缓缓道。

  「苍天呐!!!!!」林晚容怪叫一声,昏了过去。

   共27174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