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偶的第一次冰火经

作者:admin人气:250来源:


.
  28号晚上11点过,一个人倒在单位宿舍的床上昏昏欲睡。「叮叮叮叮叮叮」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偶从天堂拉
回了这张破床,电话那头传来阿海的声音,「出来耍不?」「你娃上来干啥子呢?」我问道。「看球撒,今天不是
日本打伊朗的嘛。快点过来嘛,我在中天大酒店,妈的,刚才郁闷了,小姐近来问要服务不,我问她多少钱,要600
大圆啊,我和小维在一起,两个人就要1200,快过来陪我们一起出去找!」他答道。


  偶心里盘算着明天早上7 点钟还要上班,现在过去也只有TAXI了,从沙坪坝到解放碑又是三十多啊,本来不想
去的,但这两个瘪三好不容易从涪陵上来一趟,不过去陪陪他们又不够朋友,算了,偶今天晚上就舍命陪色狼了,
自认倒霉。下床出门,打车直奔中天酒店而去。


  进了房间,抽了根烟,问到:「你们两个烂人准备怎么耍吗?」「出来耍了这么久了,我还从来没带回来包过
夜,今天这里反正房间也大,带回来耍高兴撒。」阿海躺在床上慢条斯理地回道。「靠,比赛所?我可没得你们凶,
老子要自卑的!


  走嘛,出去边走边商量。」平时偶「吃喝嫖赌抽」各方面的问题都是在沙区解决的,也懒得出门,解放碑这边
少说也有半年没过来了,对这边的场所我还真不熟,幸好有各位狼友的介绍啊,想到今天晚上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往哪里走呢?」小维问了句。「你们要包夜的话就去发廊里找吧,要是吃个快餐或者玩点其它的花式呢,就
去保健中心之类吧。不过明天早上我七点就上班,六点过就得走,要包夜我可不奉陪。」「那就不包夜吧,你看着
办。」阿海说。「好嘛,等我想哈。」这时候,各位大大介绍的渝中买春地点就一条条在脑海里浮现出来,对了,
就是它!它的传说流传了很久,它是众狼友心中的天堂或者地狱,在这里要么欲仙要么欲死,亮点!一个让人神往
的名字。没有犹豫,没有迟疑,打车直奔亮点而去。司机也不含糊,一听说去亮点,就插话道:「那地方出名啊!」
到了亮点楼下,「火锅批发城」跃入眼帘,偶立马冒出几颗冷汗,不会来错地方了吧?不过下面停了好几辆车,其
中一辆好象还是TMD 人民警察的,靠!来都来了,先上去看看吧,上到二楼,出现了茶座两个字,好象有点谱了。
三楼,台球室,心又一凉,再上一楼,墙壁两侧沐浴图印入眼帘,嘿嘿,偶心中暗笑两声,终于来到传说中的淫地
了。


  刚到门口,一个身着兰色工作服的小妹妹就迎上来道:「先生,不好意思,现在客满了,要不你们去楼下台球
室等一下吧。」不是吧……偶的万丈热情便被一盆冷水当头扑灭,这感觉就如同刚在赤道附近晒着阳光却被人硬生
生拉到了南极。下到三楼一看,TMD ,还真有几个SB在玩司诺克呢,靠,这不是在自虐吗?


  我可没这么大耐性,箭在铉上,不能不发啊,这当儿叫人去玩台球,别说我了,就是亨得利也甭想进球!


  出了门又打了一个车,现在又去哪呢?思考着,「师傅,附近有没有环境稍微好一点的洗浴中心啊?」司机想
了一下,「凯旋路吧!」猛然间,一个名字浮现在我的脑海,以前angna 兄弟也介绍过这里「叫樱……樱什么呢?」
「樱花!」司机帮我补充了一下。车直往凯旋路驶去。


  沿着楼梯来到二楼,眼前豁然开朗,一个服务生迎了上来,「几位里面请!」带着我们左拐右拐,来到了洗脚
的房间,「几位洗脚吗,还是耍点其他的?」「有哪些项目吗?说来听哈撒。」「多啊,洗脚,波推,冰火,全套
……」听到冰火两字,偶地神经突然收缩了一下,冰火啊,第一次听到这个名一会,给我服务的妹妹就来了,蓝色
的裙子,165 左右,身材看着还算不错,脸就一般了,不过也不丑,总体水平也能上80吧,透过裙子,深深的乳沟
又让我意淫了起来,要是波推的话那该多爽啊,就因为这条沟我也不想再换人了,就她吧!


  那两头狼却是换人换上瘾了,一会说年龄太大,一会又说看着象未成年人,后来,来了一个白衣服的妹妹,看
着挺可爱的,离着多远就对小维说:「帅哥哥,你好帅啊。」靠,这Y 的就这么容易满足,就这一声「帅哥哥」就
让他乐得屁颠屁颠地跟着人家就进了房间。偶当时那个寒啊,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让那两个先来的妹妹喊
他一声不就得了,还省得换了好几个……阿海就没这么容易满足了,直到有一个合川的妹妹,让偶也眼前一亮:小
巧的五官,白嫩嫩的皮肤,看着就想捏一下,虽然不算高,但却相当匀称的身材。嘿嘿,这家伙这次终于满意了,
看着他们都选好了,偶才转回了自己的房间。


  带着一丝紧张和些许的期盼进入了自己的房间,一看,妹妹正在往浴缸里放水呢,浴缸底部铺上了一层薄膜,
在环境卫生上还做得不错,「哗啦啦」的水声如同催命符一般,催得偶心里面痒痒的,「扑通扑通」偶听着自己的
心跳加速,想着:「冷静冷静,要是等会来了个心肌梗塞就冤了。」激动归激动,偶的一双眼睛也没闲着,趁着妹
妹在放水的当儿,使劲打量了一番:高挑的身材前凸后翘,要是杀个背枪,来个老汉推车又或是后羿射日什么的,
一阵猛插,再用手在屁股上猛拍几下,那种快感真是爽啊,呵呵,想多了想多了,把遥远的思绪拉回了眼前,继续
满足着眼睛的欲望。目光转到了妹妹的手上,小说里不是喜欢用什么春葱般的又或者出水莲藕之类来形容嘛,那偶
也套个现成的,大家喜欢用哪个就想成哪个吧,妹妹手臂上溅上了一颗颗小水珠,灯光下晶莹剔透,偶当时真想冲
上去舔一舔。最后,偶的眼神还是终于忍不住落在了那若隐若现的双峰之间,看着两只圆圆的「小白兔」在压抑中
仍然欢快的跳动着,摇摆着,偶深深地吞了几口唾液,小弟弟也不争气地昂起了头,似乎也迫不及待地想跳出来看
一看。如果说有一种眼神可以变成刀的话,那就是我现在的眼神,不仅是刀,而且是一把快刀,森森刀气喷涌而出,
将对方的衣杉化为一只只飘零的蝴蝶;如果有一种眼神可以喷出火焰的话,那也是我现在的眼神,熊熊火焰将一切
化为尘埃,对,欲火,天下间又有哪一种火比欲火更盛,比欲火更猛!(偶怎么看着前面两句象是古龙的小说呢,
呵呵)这时候,妹妹猛一抬头,笑着看了我一眼:「看什么呢?」硬生生将正在意淫中的偶拉回了现实,「啊,还
能看什么啊,当然是看美女了,嘿嘿!」偶淫荡地笑了笑。「水放好了,快出去把衣服脱了近来洗澡。」靠,等了
好久了,就等你这句话呢,偶三下五除二将衣服裤子脱下来往床上一扔,便急匆匆地跑进了浴室。「呵呵,你干嘛
还穿着内裤,快去脱了,泡澡还穿内裤啊?」我……我这不是还有点少男的矜持嘛,脸皮薄,害羞嘛,哎……耷拉
着脑袋又跑回床边把偶的金盾内裤往衣架上一挂,这次总干净了吧,看着身上能挡风遮雨的地方除了那点不算长的
包皮,就再无长物了,呵呵。


  进了浴室,这次轮到妹妹占偶的便宜了,笑嘻嘻地在偶身上瞅来瞅去,哎……一报还一报啊,想不到这么快就
还到我身上来了,就这么赤条条,明晃晃地被人看着,别说,我还真不是太习惯,「看啥呢?没见过帅哥啊?」为
了减少尴尬,偶就先嚷嚷着。「呵呵,你身材这么好我看哈不可以所?」妹妹的笑声中多了几分放荡。我身材好吗,
往自己身上看了看,的确还不胖,不过以前好不容易练出来的几块腹肌都在这几年快被腐蚀完了,幸好肱二头肌还
在,呵呵,总算找到点自豪的资本了,那就算偶身材好吧。「要不要吗?我就免费把这身材借你用几天嘛,就是少
了点东西,呵呵,你用起来可能不爽了。」偶出来耍的时候从来都是眼睛、身体上要使劲占便宜不说,嘴巴上也不
能放过的。「还要借啊,就直接送我得拉。」「那可不行,偶还要靠这个身体吃饭呢,现在混口饭吃不容易啊,送
你了你来养我啊?」「行了行了,快进去吧。」这才发觉,进浴室了这么久,偶还一直光着屁股站在外面乘凉呢,
说进就进吧,「扑通」一声偶就钻进了这古色古香的木制浴缸里。水温刚好合适,多一分则太热,少一分则太冷,
偶刚一躺近来,便昏昏然欲睡,飘飘然欲仙也!温热的水刚好泡下我的身子,只有小弟弟在水面上一浮一沉的,不
由得感慨,此景只应天上有啊!然则,最舒适之处确实偶头部所枕之处,软软的柔柔的,还带着一丝弹性,真想摸
一摸啊(呵呵,大家别乡歪了),偶就拉着妹妹的手问道:「我后面枕着的上什么东西啊?好象那个啊。」「白痴,
这是水袋啊?娣?伞!焙呛牵?娜肥娣?。??蔷驼饷磁葑乓槐沧硬黄鹄磁家苍敢饬恕?br> 妹妹在外面看我一副
陶醉的样子说道:「我来帮你洗洗吧。」「你在外面帮我洗啊,那多没意思,要洗就近来洗个鸳鸯吧。」「呵呵,
不行啊,我们这里规定了冰火不能脱衣服的。」我狂晕……这是哪门子规矩啊,管它的,入乡随俗吧,这浴桶里要
是多进一个人还不一定能装下呢,正想着,妹妹已经拿着香皂在偶的身上,手上涂抹起来(香皂也是一次性的,环
境卫生还做得真不错)偶闭上眼睛享受着,抹着抹着就抹到了偶的胳肢窝里,偶又是超级怕痒的,没两下就实在忍
不住笑出了声,把妹妹双手一拉,差点把她拽了近来,偶笑着说:「换个地方吧,这里就别在碰了。」「痒才好啊,
越痒越舒服啊。」「那可不行,要不让我也摸摸。」嘴巴上说着,手也没含糊,偶勤学多年的抓奶龙爪手也不是白
练的,说着就往妹妹胸前抓去。正要得逞的当儿,却听见「骨碌碌骨碌碌」的声音,吓得偶边缩回手,边问妹妹:
「什么声音啊?」「好象是漏水了吧?屁股起来,我看看。」没办法,偶只好往上挪了挪屁股,妹妹的手在浴缸底
部摸了摸,「看你怎么搞的,把这里顶了这么大一个洞!」我……我冤枉啊,我奋力力争道:「我的小弟弟都在水
面上浮着呢,我拿什么去顶个洞啊?」妹妹一脸坏笑地说:「谁知道你怎么顶的啊,反正肯定是你顶的。」这不是
不讲理了吗,我就算有这种实力也没这种机会呀,再说我要是真有这样厉害早去申请吉尼斯世界记录了!既然妹妹
一口咬定是我干的,也没办法了,打肿脸冲胖子,认了吧。继续对她说道:「我真有这么厉害,那你不是要横着出
去了啊?哈哈!」妹妹瞪了我一眼,抓着我小弟弟捏了一下:「洗完没?水都要漏干了,快出来吧。」偶一看,水
已经快连屁股都淹不完了,赶紧把身上的泡子擦干净,再一个标准的鞍马动作翻出了浴缸。


  出得浴缸,却突然想起一件非常非常重要,刻不容缓的事来,冲着刚走出浴室的妹妹喊道:「我要尿尿!」…
…妹妹转过身,用纤细的手指朝着浴室地上一指……「不是吧?就撒在这里啊?」「恩,地板是透水的。」我这才
注意,浴室的地板上还铺着一层塑料制的透水板材,哎……想到现下这立足之地也不知曾经有多少「迁客骚人」在
此「抛精子撒热尿」,偶的背脊上不禁冒出几颗冷汗!算了,既然是革命先辈战斗过的地方,偶这种革命小将自然
也得随着前辈的足迹光荣地走下去!转身,掏枪……错!应该是托枪!(偶当时一丝不挂,又何来掏之一说呢,呵
呵)对着地板上的缝隙就来了一通点射「叮叮咚叮叮咚」清脆的声音甚是悦耳动听,比之琴瑟之音亦不远也。正洋
洋得意之际,却不经意间低头看见了自己的射程,哎……感慨万千啊!想当年迎风射三丈,叹如今却顺风湿裤裆!


  虽然没穿裤子,但湿湿脚指头也是在所难免了!


  尿罢收枪,转身出了浴室,往床上一躺,左滚右滚,床还挺大的,借着这几下总算把身上的水珠擦干了,妹妹
看我躺下之后,笑嘻嘻地转身出门,「不会吧?


  还没开始就完了?」「着什么急啊,马上就回来。」边说边带上了门。沉闷的关门声仿佛一记重锤,把我的心
敲到了嗓子眼,心跳也随之加速起来。干点什么呢?


  对了,抽支烟吧!用微微颤着的手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支烟,「嚓嚓」不争气的打火机阳痿了一般,打了几次都
没反应,再试,终于点燃了。深深吸了一口,缓缓地吐出。看着萦绕在眼前的烟雾,看着归于平静的双手,「不会
吧?难道面对着这传说中的所谓的冰火我竟然会怕?!」不对,不是害怕!是兴奋!是面临着即将到来的前所未有
的体验的一种兴奋。不知是尼古丁有安神定气的作用呢还是对分泌荷尔蒙的肾上腺有抑制作用,反正两口烟入喉,
神清气爽。紧张,不安,兴奋,激动都已烟消云散,取而带之的是气定神闲,真可谓是「事前一支烟赛似活神仙」
啊,这一动一静之间,仿佛已达「剑心通明」之最高境界。我想所谓的谈笑之间,于千里之外取人之贞操也不过如
此而已。(呵呵,玩笑开大了)「吱呀」一声,门打开了,妹妹拎着两个一次性的透明塑料杯子缓缓而来。


  这时候,我的思想虽然可以用老僧入定这四个字来形容,但是偶地小弟弟却没这么好的休养,看着妹妹曼妙的
身材,起伏的酥胸,以及杯子里那一红一白两大美色,他娃又青筋暴涨,满脸怒气地抬起了头来。


  妹妹来到床前,将两个杯子置于床头柜之上,偶也趁此机会好好打量了一番杯中之物。两个杯子,两杯不同的
液体。一杯之中,晶莹透彻,丝丝冷气似欲冲杯口而出,不知是光线问题还是眼睛问题,一层薄雾似盘旋于杯之四
侧历久而不散。靠,难道此水取之于千年寒冰之上?望此杯中之「冰」,偶已不寒而栗矣。


  再看另一杯中,其色如火似血,虽静谧于杯中似又将喷涌而出,烧尽世间一切邪恶的红莲火焰?不对,偶可不
是邪恶之人。如果是火的话,这也是燃烧世间男子的烈欲之火。远行的思绪飘回了眼前,看这眼前这一杯冰水,一
杯红酒,红白印衬之间,不正是冰与火最好的写照吗?曾几何时,听一位前辈说过,「冰火」切忌温差过大,过度
的温差虽说幸福了你,却害苦了你的小弟弟。这零度的冰水,常温下的红酒,不正是一对最好的搭档吗!


  无数念头在心中一闪而过,时间却只流失了短短数秒而已。眼神还凝注在「冰」与「火」的当儿,两只手臂却
已被按在了枕边,不能动弹,侧头一看,妹妹的双手已经压在我双臂之上,温软香艳的舌尖不知何时已轻轻抵入了
我的耳洞之中柔柔地打着转,一圈,两圈,偶正闭上眼享受着这温热的唾液滋润着耳洞的感觉,热热的,湿湿的,
哪知耳垂上却传来一阵微弱的痛楚,再一看妹妹轻咬耳垂之后,香唇已游弋在了喉颈之间,吮吸着,轻咬着,我的
喉咙深处也仿佛已经着火了一般,深深吞了几口唾沫。「漫游」却并没有停止,突然间,一股莫明的深邃的快感传
遍了全身,这股快感正是来自左胸之上,再一看,妹妹已经将我左乳整个含入了嘴中,这一刹那间,我可以深切地
感受到妹妹的牙齿嘶咬着乳尖的快感,痛着,也快乐着,妹妹牙缝之中,一根温柔似玉的香舌也没闲着,牙齿轻轻
地撕咬配合着舌尖近乎疯狂地舔砥,偶的乳头早已鼓胀发硬,这一刻,我也完全相信刺激男人的MIMI所带来的快感
实在是不亚于女性。妹妹这时突然抬头笑道:


  「你肯定没结婚吧?」废话,这还用说,我还是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不会是想我当你老公吧?」「呵呵,
一看你的乳头就没怎么被人咬过,当然就知道了。」不愧是专业级的,连这都能看得出来?!偶不禁想要感慨一番。


  「啊……」还没时间发出感慨,却不由得先呻吟了一声,妹妹的舌尖竟已触到偶的「会阴」大穴之上,顷刻之
间,这区区一寸之地早已是春色无限,妹妹浅埋着头,双眼微闭,舌头一伸一缩,如蜻蜓点水般在会阴之上游走着,
一丝丝热气随着妹妹游动的香舌,随着这带着体温的唾液,直透全身每一个毛孔之中,我的PP也不禁一阵紧缩,全
身不自觉地微微一颤,不行,忍住,偶强敛心神,压抑着阴囊中奔腾着的千军万马。妹妹舌尖的行动却并未停止,
此刻已从会阴移到阴囊之上,「扑滋扑滋」声音自胯下传来,妹妹正用那薄如翼,甜如蜜的樱桃小口吮吸着偶的蛋
蛋,双唇一张一翕之间,偶的蛋蛋也随着妹妹的吞吐而一收一缩,眼看这香艳之景,身受这温柔之情,试问天下间
又有谁人能抵这消魂一吸呢?嘿嘿!终于停下了,「呼……呼……」借着妹妹这片刻的休兵,偶也深呼吸了两口,
「呜……」哪知妹妹在这当儿又袭来了,看似柔弱无力的一双玉手轻轻将我双臀按住,舌尖却如灵蛇般钻入了偶的
「后庭」深处,哇呀呀……这还了得,随着这条灵蛇游动的节奏,偶当时差点叫出了声来,再一看偶的小弟弟,早
已昂首向天啸,冲冠为红颜了!此时便是明教教主「阳」顶天在世,偶的小弟弟也定能和他一争长短!这几秒钟我
也不知怎么过来的,只觉得头脑中一阵空白,一丝丝微弱的酥麻如同电流般传遍全身,生活便是强奸,无力挣扎就
闭上眼好好享受吧!说得好啊,此时此地,除了享受还能干啥呢?不过享受是享受,偶可舍不得闭眼啊,不但没闭
眼,连一双手也出动了,慢慢地,我半弓起了身子,一只手悄悄往妹妹裙下摸索而去,浑圆的,充满肉香的屁股落
入我的掌握之中,正继续往密林深处前行之际,妹妹身子却往后一挪,灵巧地闪了开来。靠,灵波微步?!也逃不
过我的龙爪手!


  蓄势待发之际,妹妹已移到了床边,玉手轻移,小嘴微张,小半杯冰水已入妹妹口中,「恩……恩……」妹妹
一边从喉咙里发出似娇喘又近乎呻吟的声音一边向偶的胯下之处爬去,看着妹妹微微隆起的腮帮,红生双颊的脸庞,
不禁有一拥入怀的冲动。呵呵,不过这下可好了,你可是想喊喊不出,想逃逃不了,此时不好好享受一番,更待何
时啊!转眼间,妹妹已经爬到了两腿之间,无骨般柔嫩小手在偶的小弟弟上轻轻地套弄着,只见小弟弟的一身薄衣
上下翻飞,偶享受着这不同于自己的手所带来的快感,虽说比起自己解决的时候少了一分力道,却多出了一分呵护。
忍不住了,偶的手实在是不能再闲着,身子稍一前倾,右手已伸入妹妹胸前衣襟,浑圆的「小白兔」已有一只落入
我的掌握之中,柔柔的,滑滑的,凝脂般的肌肤真可谓吹弹可破啊,魔爪继续向下滑去,哎呀,竟然还有护身BRA !
原来手中所握竟只是那冲破重重障碍,破BRA 而出的小半只!脑中一片眩晕……大!真大!!!手上加了把劲,用
力撑开了那碍事之物,五指齐张,改「龙爪手」为「大力鹰爪功」,用力一捏之下,靠,竟然还有一小半逃出了魔
爪,哎……叹天之不公啊,既生偶之手,何生尔之波啊!无奈之下,只得变爪为指,暗劲使于拇指,食指之上,两
指一张一合,妹妹的左乳之上的「樱桃」已被硬生生地夹住,偶拼命地用两个指头上的神经末梢感受着,乳尖微微
向内凹陷(靠,不会冰火之后还有杯香浓可口的鲜奶作赠品吧!)整颗乳头肥硕而圆嫩,此时在我的双指挑逗爱抚
下这颗「樱桃」已经是血脉亢张,挺拔欲立了。


  偶正沉浸在这浓浓肉香之中,双腿之中,擎天之处,却传来一阵「电击」!


  妹妹已然改手为口,将偶小弟弟的「脑袋」整个含入了樱桃小口之中,一丝丝玄冰气劲紧紧包裹着偶地龟头,
麻麻地,酥酥地,似乎还夹杂着些微的痛楚。


  妹妹双唇紧夹着偶小弟弟的脑袋,有节奏地时紧时松,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寒冰洞窟之中,偶的龟头摸索着,
挣扎着,渐渐地,也只能迷失在这一片冰的海洋里。


  妹妹见我逐渐习惯了这冰水温度之后,小嘴开始慢慢向下挺进着,一寸,两寸,三寸,四寸,五寸,六寸……
(好象没这么长)几乎将我的整根肉棒都含入了口中,「啊……」我不自觉地呻吟了一声,整根肉棒被混合着妹妹
唾液的冰水所覆盖着,一股冰凉的感觉传遍了小弟弟的「全身」,微微的麻木之中却又有着前所未有的快感!只怪
小弟才疏学浅,已找不到恰当的词语来形容此刻的感觉,此刻的心境。


  不得已,只能用上最俗的一个字「爽」!此时,妹妹的小嘴已开始有节奏地吮吸着偶的肉棒,两片薄唇紧紧地
贴着偶小弟弟的「前胸后背」,随着妹妹低头深吸,抬头轻送之间,偶也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用力揉捏着妹妹的酥
胸,阵阵快感传遍了全身。


  妹妹逐渐加快着速度,不时地还从喉咙深处发出「呜……呜」似哀怨之声,一股征服感不禁涌上心头,随着妹
妹小嘴套弄的节奏,偶也挺起屁股不断地抽送着。顷刻之间,小弟弟早已遍体通湿。片刻之后,妹妹口中的冰水或
已顺着肉棒流出,或已流入妹妹腹中。趁这当儿,妹妹也空出了小嘴,温柔地一边抚摩着偶的小弟弟,一边抬头向
偶娇嗤道:「好大一朵蘑菇啊,要是做的话一定爽死了。」我长嘘了一口气,回道:「是啊,我从小就是吃蘑菇长
大的,香菇,平菇,外加千年灵芝。你要体验的话,改天我们抽个时间真刀真枪来一次就是撒,嘿嘿!」偶满脸淫
笑地看着妹妹。


  妹妹白了偶一眼,移到了床边,端起了盛满红酒的杯子,看着这代表着「火」的红酒顺着杯子流入妹妹口中,
偶心中不由得再一荡。同样的双唇,同样的香舌,当肉棒再次深入其中,却有了一番不同感受。鼻息之间还能感受
着红酒的芳香,肉棒到处却已没有了方才的酥麻,取而代之的仿佛是一缕温馨,一丝甜蜜。


  暖暖的红酒激荡着,包容着,就如同一粒微小却茁壮的火种,慢慢地,慢慢地,将我身体里那势将燎原的欲火
逐渐地点燃。一缕红酒顺着妹妹的嘴角,沿着偶的肉棒缓缓向下流去,顷刻,偶的密林之中,小腹之上,已被这点
点嫣红之色所点缀。


  身体享受着妹妹火一般热情的服务,小弟弟品位着红酒火一般的香纯,眼中看着妹妹嘴角之处,肉棒之上,腹
股之间那点点火红之色。人生于此,夫复何求啊!


  妹妹不断交替地喝下冰水与红酒,偶和小弟弟也不断地品尝着这「冰」与「火」的极至所带来的快感!直至「
冰」将尽,「火」将熄……(此处省略一万字,寒自己一个!


  —_ —||)望江河之滔滔,感天地之万象,叹日月之无常,惜风云之突变,光阴如梭,斗转星移(啊!?说到
哪了?)……妹妹额头上早已是香汗淋漓,偶左手轻抚妹妹耳旁鬓发,右手往返于「双峰」之间,看着「埋头苦干」
的妹妹,一张床上可谓春色无边。妹妹这时候突然抬头半责怪半哀怨地说道:「怎么还不出来啊?」怎么还不出来,
是啊!怎么还不出来呢?猛然间醒悟:今日午后于亚洲原创区下一好片,观赏之,性奋之,手淫之……难怪此刻虎
虎生威,受冰火之极乐而屹立不倒!如实与妹妹倾诉之,银牙紧咬,粉拳紧握,偶顿时成了活沙袋。


  「到钟了还出不来可不要怪我哟。」妹妹伏在我身上耳语到。「嘿嘿,没关系,山人自有妙计!」话音未落,
右手已如风般伸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动了妹妹裙后之拉链,妹妹嘤咛一声往后退去,连衣长裙却在这一退之
间自双肩滑落。


  嘿嘿,尤物当前,岂能放过!妹妹后退的当儿,偶也飞身扑去,右手把妹妹拦腰紧紧搂住,左手将BRA 用力往
上一掀,两颗带着乳香的肉弹一跃而出!天物于前,岂有暴搴之理!一张嘴立刻奔赴「前线」,品尝着这一对浑然
天成之物。


  偶这时可说是口,舌,齿,手并用,连抓带揉,连咬带舔,狠很地在双峰之中战斗着。


  此时妹妹已不再抵抗,一只玉手在偶背上轻掐着,另一只手早已紧紧抓住了我的肉棍!而我此时同样没闲着,
妹妹的两个肉弹一个在我左手揉捏之中,另一个也被我紧咬不放,我的右手也同时深入了妹妹密林深处,洞口早已
是水漫金山。


  不再忧郁,中指直接挺进洞中,「恩……」妹妹在这一刹那呻吟了一声,也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灵与肉在互相
爱抚之中渐入仙境……也不知是在妹妹套弄了多少下之后,只觉得丹田中一股热浪即将喷涌而出,「快帮我含住!」
偶带着丝微颤抖对妹妹说道。妹妹也听话地将我的整个龟头包入口中,玉手继续在肉棍根部套弄着。「啊……啊」
火山终于爆发,偶低沉地呻吟了两声,一股热浪射入了妹妹口中。我无力地瘫软在了床上,妹妹用舌尖在偶龟头上
打了几个转,舔拭一番之后才奔进了浴室,「哗哗」水声自浴室传来……这篇文章写到这里也该结尾了,不然就有
画蛇添足之嫌了。最后再简单说两句,妹妹洗漱完毕之后,我也进去洗了下JJ,然后妹妹给我来了个全身按摩,劳
累之后,来了全身按摩滋味还不错啊,之后再聊了会天。房间的床单在我们出房后就拆下来换洗了,卫生上倒还不
错。


  【完】